杭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谁会堪比荒凉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杭州信息港

导读

几度爱,几度忧伤。  ---题记  【一】  PS:流年里,青春外,谁还在痴痴守望那片混沌的荒原,不动声色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你知道的,

几度爱,几度忧伤。  ---题记  【一】  PS:流年里,青春外,谁还在痴痴守望那片混沌的荒原,不动声色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你知道的,与不知道的,Forme,本无关紧要,因为爱过后,荒凉只会比荒凉更荒凉,我说:有几分爱,就有几分苍老。  我的文字,暗淡地,如忽明忽暗的荧光,你的发香,飘渺地,如雾里探花觅月色,贴近狂羁,贴近孤独,贴近无止境的虚妄。  双目所向,始终是,不曾出现过的云上天堂。  主,请恩准我绝望。  PS:谁在歌唱?  我在歌唱,  黑的乌鸦,  黑的夜光,  黑的悲伤,  是我是他也是她。  【二】  家庭,浅水区。学校,深水区。社会,大海沟。生活是溺水挣扎,死亡是终撒气的救生圈,谁会给我一击的解脱?  你可以叫我田楠,田野的田,楠木的楠,我生活在北方的小镇,那里的四季,鲜明而干燥困乏,我游走在这片土壤上,终日用脑,终日忧愁。一直以来,我很想迁居南方,我很想亲眼看看那些生长在南方的植物,全年翠绿的身畔,全年都可以尽情享受光合作用的生物,我想,它们似乎是地球上现有的一种可以承载高于我太多的生命的物种,值得奔赴。很想触摸它们,而非只是幻想里的揣测。  我曾经打算在这个周末,背上相机与画架,抵达那里,远离寒冷的北国气候,远离那些可以触动意念里的街市公园,一路向南,去找金庸小说里的烟雨江南,宁静的田园,粼粼的水流,在倦意正浓的时候,沐浴那些从高大香樟树上剪下来的韶光。  想到这些,我细数干瘪的钱包里所剩不多的纸张,只能望而却步。  今天清晨醒来,我突然发现,去年与H一起买的尾戒竟然生锈了,车轮般沟壑里,有浅而易见的黑色,我于是将它从左手小指取下来,用力擦了擦,换到右手小指。  我终于悟到,三十元的人民币是买不到纯粹的白银。  我打开窗户,蓝天、白云、充盈的光,会是一个大好天。  你说呢?  【三】  落日夕阳,风化尸骨,垂死蝗虫,南归候鸟,悄然谱成,草长莺飞的乐章,谁的麦克风,谁的歇斯底里,谁的流浪背影,在生锈的铜镜边缘呈现拉长的像,夜幕降临前,请绝望,请荒凉。  我是海北,大海的海,北方的北。  生活在靠近北回归线的半岛,寂寞的时候,会赤着脚,奔跑在柔软的浅滩,头顶飞过一群群仓皇的黑鸟,密密麻麻,就如总也理不顺的思絮。  我时常坐在巨大的岩石上,面朝大海,自言自语说话,仿佛它既是他。  上帝,请原谅我当时不着边际的疯话,善待他。  青冢碑头,雁字回首,几度腊梅开,几度消人瘦,忆往昔,伊人煮酒,浪子歌头俏,春宵红灯闹,万紫千红齐争耀,几度轮回,几起萧瑟,未果的寻找,却已年华尽殆老。  【四】  气氛还算融洽,八点钟的KFC,靠左数,第二张圆桌,他陪她,分手没有尴尬,舍得不舍得都不由他,今后她快乐不快乐,都随她,放得下,放得下,他告诉她,灌下面前滚烫奶茶,微笑走开,不送她,雨还在下,记得出门打伞,他一次嘱咐她。  海北和田楠是在雨天分手,他们相爱三年,不可思议,爱在瞬间崩塌,楠走的时候,雨还在下,他干瘦的背影,浸湿的白色耐克T恤,是海北牢记的截图。  她当时只是咬着嘴唇告诉自己,要记得、要记得!  海北离开那天,在机场,迟迟没有等待田楠,她并没有奢望田楠的原谅,只是希望还能再见一次他,起码,她还能再次牢记他,登机的时间已经临近,放松离开,她一次向朋友挥手,转身走进安检,镜头转向自动扶梯,相差一步的距离,他哭丧着脸,接受命运,再次失去她。  上帝是不是从来不疼爱他?  我爱、你,是羞涩。我爱你,是坦然。我、爱你,是坚定。我、爱、你,是苦涩。很深,很痛。我听得见,你听得见吗?听得见吗?  【五】  梦的源头,是现实。爱的源头,是什么?失去你之后,我,找不到,找不到。  无可否认,海北追求的人生要比我完善的多,作为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我给予的,太少太少,生存在金钱至上的社会,我无力支撑海北期望的爱情,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生不伤悲,我只是希望在这段爱情童话结束之后,我不再会执着,二十多岁的男人,应该不再只懂得乞讨和流泪。  牵手,分手,爱已经腐朽。放手,放手,谁可以完全割去记忆碑上的条纹,谁会堪比荒凉?转身离开,谁是谁的宝。  蜷缩在被子里,我依然还有心跳,所以我不麻木,不麻木,不过是一份割舍,很容易的,很容易的,就当做一次漫长的梦游。  【六】  那些爱,似乎已经在岁月里沉淀成细密的黄沙,转瞬间被不知由来的风卷走,散落在不知名的天涯。  顺从这个社会,我离开了田楠,我走进了这所有名的大学,就像是一种冥冥中的定数,即使我依然爱他,但是却无法违背宿命的反驳,我开始按照大学生守则里规划的那样,日复一日的过活,平安拿到学分,平安得到父母所期望的奖学金,可是,现在,为什么我一点都没有剧情里所说的兴奋感呢?  我突然觉得自己被笼罩在一张无法挣脱的蛛网中,够不到,我曾经笑过的蓝天和泥巴。  我,还是我吗?得到这些殊荣,就是幸福吗?  我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摘下虚荣的面具,我还能重新做回你的天使么?我自嘲!  一晚一杯蓝山,一夜一层枯荣。  【七】  我一直觉得自己不配做一个专业的作家,起码现在还不配,嫣然曾经跟我有说过,对待自己的文字要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细细回想,我从提笔写作那天起,就一直在编织悲伤的故事,将笔下的人物一个一个拖向黑色漩涡,远离自由,远离希望。救赎,救赎,谁来救赎。  田楠、海北等于天南海北。  绝决的组合,一如所有言情的套路,预计着渐渐坍陷向歧路的爱情,上帝在前,请绝望,请荒凉。  我不是执法者,而是见习牧师。  谁会堪比荒凉!谁会堪比荒凉?三点血,一点罪,圣十字架下,白色火花妖娆。诡谲的佛光,穿透颓圮天棚,纠结在受刑的体表,嗜血的舞蹈,嘶哑的求饶,你快乐么?我仁慈的主,请尽情焚烧,请尽情埋葬。  【八】  徘徊在这所城市的成千万计人口,为何我还是找不到下一个拥抱的理由?只能一次次路过曾经相爱的街角,只能突兀发现自己很难受,只能持续孤寂、持续疼痛。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对身边的朋友说,自己会好起来,会努力,会不再因为自己二本的学历面对海北一本的学历而心生羞耻,会不再沉溺在往事里难以自拔。  一切事情都一个尽头,可是现在我却望不见,这片相思的尽头。  终日戴着一副虚伪面具,装作无动于衷的冷漠。一遍一遍自欺欺人说已经将所有遗忘。说自己放弃爱的信仰,说那场结局早已无关痛痒。  我是田楠,主,请赐我轮回。  希望明天早上醒来,我会撇开曾经失落的魂魄。  【九】  是谁说过,那些念念不忘的事情,就会在漫无天日的念念不忘里,悄悄淡忘。于是我说,那些曾经幸福的角落,那些已经变成视线荒漠的无路可退的伤悲,会不会就在下一簇玫瑰来临之前,结束孤独的狼狈。  我还是海北,曾经深爱现实胜于田楠的海北,爱到无路可退,爱到终于懂得田楠的珍贵。  这个季节,我想,北方的风会很小,我想,我可以鼓起勇气背起行囊,回去看看曾经引以为豪余温还剩多少,田楠,海北想你。  一滴眼泪不争气的砸了下来,我停止鼠标按键,602381570@qq.com,邮件发送成功!  【十】  我喜欢“十”这个数字,感觉它似乎比其他奇偶数看起来更绝决,就像小说写到第十幕时候,突兀的觉得应该结束这场闹剧,田楠、海北、纠结于各自感情世界的情侣,注定的荒凉。  一二三,四五六,失去七八九的周末,远离十全十美的黑色幽默,故事前,结局后,我选择缄默。  灯光,音效,幕启前,请勿眠。  【十一】  出场人物:海北、田楠  时间:十月末午后天气:多云  地点:一点钟的KFC,靠左数第二张圆桌  {田楠看到海北给他发的电子邮件,去机场接海北回家,期间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海北建议在KFC吃点东西,田楠应予,点了海北喜欢吃的薯条和鸡翅,双双入座}  海北:[从挎包里掏出一包面巾纸,抽出两张,递给田楠一张]给,擦擦手,谢谢你,还记得我喜欢吃这些,开动喽!  田楠:[有一点尴尬的抿了抿嘴,将那片面巾纸工整地放在一边,从托盘中取出KFC免费餐巾纸擦了擦手,拧开百事可乐,倒出两个纸杯]呵呵,我记忆力良好,来,干杯,这顿算我请的吧,就当给你接风,你知道的,我很穷的,别宰我大票,哈哈。  海北:[举起纸杯,有点小女人态撇了撇嘴,假装生气]切,小样吧,恩,小女子感激地痛哭流涕啊,大侠,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  田楠:[露出难见的微笑]停停...停,海大小姐,你可轻点贫,这屋子劳苦大众好不容易吃顿洋食,这吃进去的可都是金子啊,你可别把这帮人贫吐了。  海北:[乐得花枝招展地咯咯大笑]去,去,去,老娘好歹也一黄花大姑娘,那要是在我们SH大学,我虽然比不上那些大腕,但也能轻松抵得过一群妖蛾子,哇哈哈。  田楠:[突然很静默的低下头,专心啃食汉堡,含糊地说话]哦,恩,吃吧。  海北:[看着低头的田楠,喉间不自然的抖动]对不...起  {突兀地,整个KFC里,安静地只剩下pretty_boy的曲子,田楠只是低垂着头,细嚼着鸡腿汉堡,直至吃光}  田楠:[拿起先前海北递给他的面巾纸,擦了擦嘴重新面对海北]其实我并没有怪过你,那时候,我真的很差劲,可以说,我在拖你幸福人生的后退,你的离开,是对的,真的,我现在能与你安静坐在这里,我很开心  海北:[做了一个沉长的深呼吸]田楠,谢谢你。  田楠:[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呵呵,你这两年,都还幸福吧?  海北:[强颜欢笑]那是,老娘是谁!到哪里都能煮酒论英雄,呵呵  田楠:[一副学究样]恩,海小姐,资本高嘛  海北:[满脸疑惑]你说的是啥资本?  田楠:[故作神秘]来,附耳过来!  海北微微站起,将头伸了过去。突然娇脸一片潮红...伸手朝田楠头敲去...  田楠:[立马双手做防护状]这人多,兄弟啊,别激动,冲动是魔鬼...  海北:[一脸奸商洋]等着哈,我明天还吃这个,吃死你!  田楠:[面朝天]呜呼,为君子与小人难养矣。  海北:[露出得逞后的幸福脸蛋]行了,小田子,主子我吃饱了,拿好行李,走着!  田楠:[一脸嬉皮]好嘞,您先请。  【十二】  海北走的那天,是个大晴天,田楠送到机场,然后像个忘年交的老友那样,相对微笑,互相轻打肩头一下,拥抱,挥手。  流年里,青春外,决别早年单纯爱情与荒凉,才是干净的成长,纵使往事阴雨霏霏,却毅然,挺起胸膛,勇往直前,不归原点。  一曲一故里,一生一相知。  【完】 共 423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
治疗癫痫良方有哪些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