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缅甸中国伐木工逃亡饿了啃树根头顶飞机追

2019/08/23 来源:杭州信息港

导读

在缅甸中国籍伐木工人被抓撰文 | 赵萌 编辑|郑劭清“6天的逃亡路程,同行8人白天不敢走路,晚上走路不敢点灯,在没有任何

在缅甸中国籍伐木工人被抓

撰文 | 赵萌 编辑|郑劭清

“6天的逃亡路程,同行8人白天不敢走路,晚上走路不敢点灯,在没有任何吃的情况下,有的时候连树根都敢啃。回来后,我瘦了20斤。”陈鹏告诉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小编。

今年元月6日,是云南省保山市腾冲县村民陈鹏(化名)从缅甸逃回家的日子。2天后,他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晒出了一张自己的照片并配文称:“艰苦奋斗,军训式的逃难生活,终于到家,祝还在里面的朋友们安全到家。改天×死,小老缅。”

陈鹏,今年30岁,家中育有两个孩子,的已经7岁了,2014年10月被在缅甸克钦从事伐木生意的中国老板招去做司机,开始在中缅两地从事木材运输工作。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前往缅甸的“差事”才干了3个月,他“失业”了,而让他后怕的是,他差点成为了半年多后,也就是7月22日,在缅甸密支那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的150多名中国籍伐木工人中的一名。

惊魂144小时全纪录“老缅还开枪了”

“我是今年元月6日回到云南腾冲的家中的,元月1日晚上十点半,我个知道“老缅”要来抓扣我们,我当时在缅甸北部克钦邦用手机给老板打电话,我说‘老缅’上来抓我们了,怎么办?老板放下电话,过了一会打过来告诉我,他了解到老缅离我们这还有一两公里路程,让我们在场的工人赶紧撤离并到上山躲躲。”陈鹏回忆道。

陈鹏口中的“老缅”就是缅甸政府军。根据此前报道,由于不承认中国木材商人与缅北实际控制者“克钦独立军”间的伐木协议,1月2日到4日,缅甸政府军在中缅边境对中国伐木工和司机进行大规模抓捕。

今年1月2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回答中国伐木工人在缅北被抓的问题时曾经证实,共有155名中国公民被缅方抓扣,并表示“中方一直就妥善解决被抓扣中方非法伐木人员问题同缅方保持密切沟通”。

就在次撤离6小时之后,也就是元月2日凌晨四点半,陈鹏们逃离过程中被缅甸政府军抓到了。不过,一个小时候,事情发生转机。

“五点多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就逃了出来。我们山上躲了好几天。我们当时躲在克钦邦占领的五台山。3号这一天,老缅还开枪了,我们听到了枪声。”陈鹏说。

然而,后面的逃亡过程似乎更加艰难。

陈鹏讲述道:“我们逃出老缅的扣押后,在山上躲了快两天, 4号的时候从山上开始往回走,因为缅甸政府军在大路上有关卡,所以我们不敢走大路,也不敢坐车,走了两天才走到中缅边境线上。我们没有渡河,而是爬悬崖了。其实我们当时离边境线已经不远了,但缅甸的山看似几公里的路,走起来要数个小时,而且非常崎岖。我们要绕出老缅一道又一道防线,所以往深山里走,有时还得注意,有些小路口也都有缅军把守。”

在讲到翻越缅甸崎岖山路经历时,陈鹏说:“当时我们同行有八个人,大家了慌了阵脚,讲话都不敢讲,但我比较冷静,当时就是一种精神在支撑我,我跟他们说大家一定要团结、要坚持到中国。而且我们当时在山上随时面临着到底要走哪一条路,我们几个也会商量,有时会随时改变线路,而当时,缅军飞机还在上空飞来飞去探人,可谓相当惊险。”

“我们回来的那个口岸叫做腾冲猴桥口岸。我们回来时候现金证件什么都没有带回来,边检那有我们的记录,然后放我们回国了。”陈鹏说。

“我们村有一个人就被判刑了”

有些事情,陈鹏并不愿再次提及,他说:“我们逃出来的时候,在我们前面逃出了100多人,据说路途上还有死亡的,听后来回来的人说,死亡的两个人因为没有吃的,饿死了。真是太令人伤心了。”

然而,更让陈鹏感到无法接受的是,他们村一位叫做黄生虎的伐木工人直到现在还没有回到中国家中,据黄家人讲,他就在150余名被判刑的中国籍伐木工人中。

“听说元月2号的时候黄生虎还是安全,后来他去找东西吃,老缅把他包围了,他们当时是三个人,两个人逃脱了,他没逃出来,今年他三十五六岁,有两个孩子。他家人吃饭吃不下去,都瘦了很多,说要是人能出来,多少钱都可以。”陈鹏说。

讲到这里,陈鹏也想到了自己的家人。他说:“我家人日子不好过,我有两个小孩,大的六七岁了,安慰的是,我的妻子很理解我。大家都是为了谋生才去缅甸工作,没想到成这样。我们这些运输工中很多人的车子都被扣在缅甸那里。我是两辆大货,车子、保险、货物加起来80多万,当时是贷款买的,现在还要还车贷。”

云南村民的缅甸打工生涯

说到陈鹏被扣在缅甸的货运车,还要从2014年10月讲起。

在缅甸北部从事伐木生意的中国籍老板打电话给陈鹏打电话,问他愿不愿意去缅甸打工,陈鹏考虑了几天决定走出国门从事木材运输工这份差事。陈鹏当时比较担心的是自己在缅甸打工的身份是否合法。

“出去前,我们在中国这方面要办出入境证件、还要给海关报关,当时缅甸那方面还收了签证费,老板说,你看嘛,缅甸那边还收签证费,这肯定是合法的事情。我们也是看着这一点,才相信了我们去缅甸打工是合法的。”陈鹏提到。

说起为什么去缅北打工,陈鹏这样说道:“我养了2台车,帮老板拉木料。这两辆车是我自己的车,大货车型,收入的时候3万人民币。不过,我的从事伐木工作的工友工资没我多,他们多得上万、少的四五千元。虽然一天工作12小时,还是很辛苦,像我开车有的时候24小时都在工作,而且很多伐木工人一年只能回家两次。但在我们这边,去缅甸打工算是比较赚钱的。”

“我的工作就是将木材从缅甸运到云南省保山市固永海关,路程不长,有100多公里,但是要走24小时,因为山路特别险。”陈鹏说。

据陈鹏介绍,去缅甸伐木,在他们腾冲当地历史挺长的,10多年了,本地商人在缅甸从事木材生意的非常多。缅甸红木、花梨木、柚木这些木材种类,非常不错。他们的模式是几个老板合伙把这座山买下来,然后分成若干段,承包给比人或者自己亲自经营。中国老板主要承包是缅甸政府军控制下的龟头山和克钦邦占领的五台山。在缅甸从事伐木工作的中国人大概有4000人。

为什么政府控制的龟头山的中国伐木工人还要遭到抓捕呢?陈鹏称:“政府虽控制龟头山,但当地帮派多,比如我已经交钱给一层管理者了,但这层管理者给上面交的少,就是我们中国人说的“分赃不均”。

陈鹏也坦诚地说道:“木材在我们这是支柱产业,主要是原木,运往全国各地,做地板用,也有家具,比如红木家具。从事这个行当很多,其实木材生意的确带动了云南很大部分的经济。”

“我们村里去了20个人。我们这些逃回来的人有时还会叙叙旧,讲这些事儿。说到底,这件事,还是缅甸帮派太多,中国老板该交的钱也交了。”陈鹏说。

整肠生作用功效是什么
血栓检查
血管栓塞怎么治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