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逝水流年小说臭味相投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杭州信息港

导读

一  又至年关,各项检查即将如火如荼地展开,评优评先工作也会紧随而至,于是,局里上上下下便忙碌了起来。忙什么?写总结、做计划、整材料、撰台账

一  又至年关,各项检查即将如火如荼地展开,评优评先工作也会紧随而至,于是,局里上上下下便忙碌了起来。忙什么?写总结、做计划、整材料、撰台账……如此等等,可谓忙得不亦乐乎。当然,这不仅仅是因为迎接年关常规检查的缘故,更因为这是事关涂局长的升迁大事。  胡县长早给涂局长透了风了,说准备从几个局长里选拔一个副县长,以充实县里的领导力量,还说涂局长工作一直勤勤勉勉,资格足够,还有学历有能力,希望性很大,倘若局里的工作能在年底的检查中脱颖而出,获得一个先进之类的,那更能增加入选的说服力,要涂局长回去研究研究,提前作好准备云云。  涂局长今年五十有余,位居局长位置多年,一直渴望有一个质的突破,听了胡县长这一番说话,不由感激涕零、无以言表。在官场摸爬滚打多年的涂局长,深谙官场规则,当然知道胡县长这一番话的分量,也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他深知,其他潜在的竞争对手,个个年轻有为、如狼似虎,而且一个个后台强硬得很,以自己的年纪,或许是的一次提拔的机会了,虽然背后功夫要做足,但工作层面上的也丝毫不能放松,毕竟,处于竞争劣势上的他,业绩上的亮点是实打实的入选筹码。  其实,在此之前,涂局长也参加过两次角逐,但莫不铩羽而归,除了背景稍欠之外,在评先工作上也屡屡欠缺临门一脚的功夫。看着别人屁颠屁颠地上任而去,而自己依旧原地踏步,这使涂局长很是懊恼,也更加发誓在今年年底的评优评先工作中一定要取得前所未有的突破。——涂局长也一直是一个爱好面子的人。    二  确切地说,县长与涂局长的关系铁得很,他们的年纪相仿,志趣相当,暗地里以哥们相称。——胡县长比涂局长略大数月。  一直以来,涂局长都是死心塌地地跟着胡县长,无怨无悔。这让胡县长很感动,每每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胡县长都不忘对其照顾有加。于是,在这数十年的工作当中,倘若胡县长的职位上一个台阶了,涂局长的职位也必然跟着上一个台阶,彼此在工作是也是通力合作,自然,大家都收获颇丰,皆大欢喜。虽然,县里的百姓都背地里骂他们是“糊涂组合”,但又怎能奈何得了他们的地位?然而,当涂到了局长这一个位置后,胡县长再也无能为力助其一臂之力实现新的突破了。是啊,县长毕竟是县长,按古时的说法,不过是一个七品芝麻官而已,在他的上头还有县委书记,还有省里的领导,打招呼、走后门、拼背景的人多得很,要帮助涂局长再来一个质的突破,自己这一棵树还是小了点,也只能爱莫能助了。  不过,胡县长还是决定在这一次副县长的竞争上再助涂局长一臂之力,因为他明白,无论是自己,还是涂局长,都接近退休的年限了,如果这一次再不努力一把,自己的兄弟也只能是定格在局长的位置了。为此,胡县长在上级面前没少为涂局长说好话甚至带头引见。自然,在各种与上级沟通的场合,涂局长也没少掏腰包。当然,这点打点对涂局长来说,是无伤筋骨的。  话说自从县长透露了风声以来,涂局长便组织局里开了不下十次会议,每一次涂局长都是高屋建瓴、激昂陈词,也信誓旦旦、言之凿凿,这使局里的气氛尤其紧张,上上下下丝毫不敢怠慢,无不加班加点,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涂局长常常在局里说:“同志们呐,一年时间很快又要过去了,在这一年当中,我们干的工作能不能得到上级的肯定,就靠这年尾的评比了,我们可不能再输了,如果今年成绩获好评了,我娘希匹的一定带兄弟们到全市的酒店去好好地HAPPY,你们他妈的要给我加油啊!”涂局长虽然没少读书,但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老粗,在下属面前说话总是这样半俗半雅。当然,他暴躁的性格也是局里闻名的。  每每这时候,涂局长的一干下属莫不欢呼雀跃、掌声四起。当然,涂局长的下属也不尽是傻瓜,早就收到风声的他们明白,在评比上获个好名次倒是次要,关键是能助局长在职位是迈上一个新台阶。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涂局长上去了,自己不也大有好处吗?于是全体局机关的职工卖力地干活也就不在话下了。    三  一切准备就绪,再三复检,毫无瑕疵可言,这让涂局长信心十足,窃喜不已。  终于到了检查的日子了。这一日上午,涂局长西装革履地带着一干得力亲信,亲自到门口迎接胡县长、县委书记及顺便来考察涂局长的省里领导。  哈腰,握手,堆笑,一切不在话下。笑笑谈谈,拥簇着领导们转眼进了电梯。关门,直奔八楼。  这时候的电梯里静得出奇,仿佛能听到银针落地的声音。饶是混职官场多年,此时的涂局长也不禁紧张了起来,他突然担心检查工作会出什么差池,从而影响着自己的升迁大计。就在这节骨眼上,突然一阵浓浓的臭味弥散开来,众人不禁齐齐掩鼻。这明显是一个屁,无色,无声,却是奇臭无比,犹如二战期间法西斯使用的化学武器,足以令在场的所有人产生了窒息的感觉。  脸色铁青的县委书记及省里领导;眉头紧皱的胡县长;面带怒色的却又不好发作的涂局长;呈现出一脸茫然之色又夹带着几许惊慌失措的随从……一张张活生生的脸谱,全都定格在了那一短短的瞬间、那一小小的空间……  上级领导的不愉快,使得检查工作俨然成了鸡蛋里挑骨头。任凭涂局长及他的智囊团百般讨好,也任凭胡县长的百般圆场,上级领导依然难以满意,他们的脸色依旧是铁青的,在狠狠地将涂局长数落了一番之后,便拂袖而去,原本订好了的接待饭局也只好取消了。  评比的结果不难预料,这令涂局长怒不可遏。    四  会议室。  “今年的评比工作就给这一个屁搞黄了,面对这么多大领导,到底是谁他妈的这么没教养?忍忍不就过去了吗?就图放个痛快,你看,我们一年的工作都白干了,伙计们都白辛苦了,还得罪了上级领导,以后工作还怎么开展?局里的大事都这一个屁给坏了个透!一个个轮流发言,从实招来,我看看到底是谁放的屁!”涂局长气急败坏,一边拍着桌子一边怒骂。  秘书小吴率先发言。即便是一向精明强干的他,此刻也不免战战兢兢地说:“涂局,不是我,我当时也是疑惑呢。”  做事一向圆滑的办公室主任大周立刻附和着说:“涂局,也不是我,我跟小吴一样,也很疑惑。”  负责礼仪解说的小刘此时早已给吓得花容失色,她说:“涂局,也不可能是我,一直以来,大家都有目共睹,我对接待工作可都是小心翼翼的。”  轮到老赵发言了。他是一个老实巴交的老头,此时的他语无伦次地说:“涂局,也不是我啊……我清楚地记得……那屁有一股大葱的味儿,可我那天压根就没吃大葱……”  “放屁!”还没有等老赵说完,涂局就在众人的窃窃笑声中拍案而起:“你们这一群混蛋,都不肯承认,各打五十大板好了!”说完,“啪”地一声将一个杯子往地里摔了个粉碎,然后愤怒地走出了会议室,剩下一干面面相觑的下属。  结局不难预料。  没过几日,那一日负责一起去迎接领导的下属全部以“工作不力”的名义给予了严肃的考核。  又过了些时日,评比结果出来了,局里被评价为“消防安全工作不到位,工作作风不严谨”。自然,局里在评优评先上依旧名落孙山。  再过月余,涂局长毫无意外地落选了,副县长的桂冠由年轻的公安局局长摘得。    五  若干年后,胡县长和涂局长都双双退休了,他们的关系依旧是一对好哥们,也常常不忘在餐馆小聚。  这一日,他们在餐馆中酒至半酣,各自都有些神智不清。  胡县长满面愧色地说:“老弟啊,虽然说我们吃的穿的到了下辈子也不用愁了,但没能帮到你升职,老哥还是对不起你,现在还惭愧得很啊。”  涂局长哽咽着说:“老哥,别说这些了,您可是一直对我不薄,都怪我不争气,评比工作是总是有所欠缺,让您失望透了。”说完,接连自打嘴巴。  胡县长泪流满面,说:“老弟,别打了,不瞒你说,那一日的屁就是我放的,我当时就没忍住,破坏了老弟的大事,我的内心可是一直没安过……”  涂局长愕然了瞬间,继而痛哭流涕地说:“天意啊,这是天意,合该我们是哥们,做什么事都做到了一起,也合该我落选,那一天早上我压根就没管住嘴巴,在这紧要关头,还吃那该死的大葱,其实,那天我也放了一个屁……”    2011.12.2 共 316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性冷淡
昆明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昆明市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标签

上一页:守望14

下一页:满头冰霜的孩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