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军警杯★小说】侠客行(二)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2019/09/14 来源:杭州信息港

导读

“身似鸿毛飘万丈,踏瓦不闻落叶声。”老大爷吐出一口烟,传神的说道。这是我一次在公园中听得故事,告别荆轲的故乡我一路北上,来到了明成祖曾经守卫

“身似鸿毛飘万丈,踏瓦不闻落叶声。”老大爷吐出一口烟,传神的说道。这是我一次在公园中听得故事,告别荆轲的故乡我一路北上,来到了明成祖曾经守卫过的燕京城,也就是今天的北京。每天下班都要路过一座小公园。也许是上天的安排机缘巧合之下,有幸结识了一位年过九旬的老人家。几次简短的谈话便觉得有些相见恨晚,因为他肚子里的故事实在太多了。老人活了差不多一个世纪了,但依然精神矍铄思路言语清晰,讲起故事来有声有色,常常引得众人围观,给人感觉仿佛身临其境一般。这时只听老人爽朗的一笑:“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鸦雀无声的众人闻言顿时叹声一片,无奈的伴随着老人的笑声渐渐散去。当时我还沉浸在故事的氛围中,老人见我没走便对我招招手,我笑着走上前去坐在他身旁,他吸了口烟斗很神秘的对我说:“今天呐,我给你讲一个我小时候的故事!”
话说清末民初,西北大漠上响马猖獗,其中以盘踞在骆驼岭的一只队伍为出名,他们专杀贪官污吏和为富不仁的财主。掠得重金后分给当地的穷苦人。百姓们送他们个名号叫:“大漠狼”响马中有一位外号“落雁镖”的年轻刀客。生的英武异常,身材中等剑眉朗目间隐隐透着杀气,一头长发随意地束着,毫不把衙门放在眼里。腰间插着镖囊,十三只金镖泛着点点寒光。加之一身好武艺,在响马中也颇具威望。曾在一次战斗中一人挡住衙门一个小队,后被响马中的老大“绝户”提升为二当家。在后来更多的劫掠中落雁镖屡建奇功,老大绝户越来越觉佩服他,随着他们骆驼岭上一日比一日富裕,有些人的心就开始不安分起来,起初老大绝户也没当回事,落雁镖和他说过好几次,都被他给敷衍过去了。直到有一日绝户的把兄弟,一个名叫“王三横”的因为强奸民女被官府抓了,绝户这才感觉事态严重。
当夜,绝户大设香堂。召集了自己手下的人马,商议去衙门劫牢。要说这绝户能当上老大也是有一套,三言两语就把一众兄弟动员起来了,唯独落雁镖皱着眉不做声。正在众人高呼:“杀进衙门,救出三爷。”的时候。只听“啪”的一声,落雁镖狠狠地一掌拍在桌子上,众人被他这一惊顿时没了声音。绝户眉毛微微一皱随即笑道:“二当家有什么话就说,大哥这听着呢。落雁镖看了一眼绝户说道:“大哥,我觉得我们这次不能去攻打县衙。”“哦?却是为啥?你有更好的招就说出来。”绝户咧着嘴说道。“我是说我们不能去救三哥。”此言一出下面就乱了套,窃窃私语之声不绝于耳。有说落雁镖胆小的,有说落雁镖不顾兄弟情分的,一时间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绝户闻言冷冷的看了一眼落雁镖,带着些不快的问道:“为啥不救老三,二当家说说看。”说完不由的摸了摸腰间的长刀。落雁镖将一切看在眼里,嘴角挂着一丝冷笑道:“这段日子有好多兄弟私自出寨,去山下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我问大哥一句,他们这么做和那些贪官污吏,奸商小人有什么区别,今天三哥被抓了那是罪有应得,如果我们去救他对得起山下的老乡么,而我们大漠狼的名声从此也就坏了。”众人闻言先是一愣,包括绝户在内。不过还是他反应快:“哈哈哈,兄弟说的对啊!哎呀,我这个做大哥的确实没想到。真是糊涂啊!”说完一屁股坐在虎皮大椅上,只见他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笑容抽丝般消失了,竟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说:“哎...就是可怜我那三横兄弟喽...跟着我这些年竟落个这下场...哎...”
老泪纵横声泪俱下,浓浓的兄弟之情飘荡在这狼窝一样的山寨中。这一举动感动了场中所有兄弟。落雁镖看到此心中也有些不忍,于是上前沉声说道:“我们都知道大哥是重情义的真汉子,三哥的事那只是小弟自己的看法,还望大哥定夺。”话里软中带硬,以退为进。绝户闻言也没有回答,随意的摆摆手示意众人都散了吧。落雁镖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随众人离开了。绝户自顾自的过了一阵子,慢慢的把手放下来,见人都走光了,便换上一副冷酷的嘴脸,变脸之快令人惊叹。此时大厅之中只剩下绝户和他的贴身侍从,只见绝户扬了扬手,那人便附耳过去,绝户在他耳边悄声说了一阵,那人便急急忙忙的抱了个拳:“是,小的这就去办!”一丝冷笑,食人花一般绽放在绝户的嘴边。
回头说落雁镖,回到自己的房中刚欲歇息,忽然双耳微动,只闻门外有脚步声传来。随即坐在桌旁,过了一会儿便听到敲门声。落雁镖沉声道:“进来!”话音刚落门被推开半扇,探进来一张笑脸道:“二当家还没睡那?”落雁镖一看之下戒心全无,也笑着道:“呵呵,原来是齐顺兄弟啊。快进来!”只见齐顺走进门来,左手提着一包东西右手托着一坛酒。嘿嘿笑道:“雁哥,小弟今晚想和您喝上几杯。”“哦?却是为何?”落雁镖问道。“呵呵,没啥事,一人儿睡不着,今儿也不是我值夜,所以就来了!”齐顺说道。说话间以斟满了两碗酒,二人对着干了一碗。“哎,当年我和哥哥你一起来这大漠,又一起投这大漠狼,劫富济贫本想有些作为,哎,没想到绝户老大却不明理儿...”齐顺颇有感叹的说。“大哥重情义,是舍不得自家兄弟啊!”落雁镖独自干了一碗说道。齐顺看着他喝完,有笑眯眯的说:“雁哥真是海量,说实在的,我要是有您一半的英雄气儿,我才不在这混呢。”闻言落雁镖眉头微微一皱:“既然来了就好好干,不要想别的。我们虽是响马,也要行的正坐得端。”“是是是,雁哥说得对。来来来,干!”却是落雁镖自己喝了这一碗,齐顺仿佛想到了什么事,碗到嘴边又放下说道:“雁哥,如果大哥背着我们救人咋办?”只见落雁镖自顾自的满上一碗道:“哼!就是王三横回来,依我也是要杀的。”一仰头又是一碗,却是觉得不太对,眼前的齐顺渐渐开始模糊起来,落雁镖定了定神,只见齐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大哥说不准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此刻落雁镖只觉头晕目眩,但心中却是雪亮,狠声道:“所以他就要你灌醉我在将我杀掉!”说着忍着眩晕死死瞪着齐顺。祁顺被看得目光躲躲闪闪,见自己暴漏竟狂态毕露一笑:“哼哼!雁哥,别怪兄弟心狠。你太自以为是了,绝户老大说你应该时刻记得自己是二当家,别的事就不需你操心了!”
说完便一挥手,顿时冲进来一群黑衣大汉。将落雁镖围在桌前,只听齐顺说道:“雁哥你就安心的去吧,二当家的位置我帮你顶着!”此时的落雁镖只觉四肢乏力头晕目眩,但还能听见齐顺那嚣张的话语。面不改色的说:“齐顺你真是我的好兄弟,我会一直记着你的。”齐顺不再言语,只是甩了个眼神,一个黑衣大汉抽出腰刀,去势不停直奔落雁镖咽喉。落雁镖只觉眼前寒光一闪,想也不想头便向后一仰,刀锋几乎贴着他的额头闪过。一击不中,周围的人都动了起来。瞬间数柄寒锋向他袭来,凭着多年深陷险境的经验,落雁镖左突右闪避开了要害,但身上仍留下十几道伤口。眩晕中抓起一人下意识的手腕一扭,只听“嘎巴吧”那人的脖子便被扭断了,动作不停顺势向人群中一推,一息间挡住了众人的去路,借着这个空隙落雁镖夺门而逃。黑夜中,此刻的他仅凭着毅力支撑自己,脑海中想着离开骆驼岭的小路,慌乱中却是无暇辨别,就在这时几声破空之音传来,落雁镖就地向前滚了十余米,身后箭矢入地之声连连。忽听一直杂乱的脚步声,落雁镖心知齐顺众人追到,连忙起身踉跄着向前跑去,迎面过来二人举刀便砍,落雁镖随手抽出一支金镖,就势向前一划二人颈间顿时血雾漫天,身后又闻恶风不断,眩晕中算不出是几人,手中金镖一阵盘旋,忽的向身后飞去,奇准无比的划过众人咽喉,空气中一阵血气瞬间又杀六人。此刻后方已燃起火把,落雁镖的身影看得一清二楚,齐顺拿过一张弓瞄准之后弓弦一松,一支劲矢夺命般的向落雁镖射去。哪知落雁镖头也不回,只见他将手中染血金镖向后一甩,“叮”的一声黑暗中碰出一丝火花,箭矢便落在地上,但金镖去势不停众人只觉一道金光划过,就听身旁的齐顺惨叫了一声,一时间人群中乱了阵脚,众手下慌忙上前查看,见奄奄一息的齐顺右眼已被金镖洞穿。众人无不惊骇,这手功夫犹如鬼神相助一般。只听齐顺微弱道:“...别,别放跑了,落...落雁...镖!”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再想去追,火光的照耀下仅能看见些插在地上的箭,还有那些横七竖八的尸体。就这样稍稍的一耽搁,落雁镖便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啊?他死了没有,后来呢?”小公园中我大睁着双眼看着老大爷,他又轻轻地“吧嗒”了两口烟斗,笑呵呵地说:“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我意犹未尽地笑了,扶着老大爷起身,他老顽童般的打趣道:“这么殷勤做什么?”我狡黠的笑道:“哎呀!您再讲点吧!”老人哈哈大笑道:“放心吧,明天还有!哈哈哈哈...”

共 7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传奇老人讲了个传奇故事,传奇的故事讲的是山寨响马,杀富济贫中的情与义,正义与邪恶的故事。不能说这故事怎样的新奇,但是,还是能看出作者如此这般的寓意。古往今来,正义总是与邪恶绞杀,正义又总是在绞杀中面临重重危机,但正义就是正义,正义总是人们心中渴望与追求的终。作者给我们讲了一个还想知道下文的故事。作者是个写小说的高手,无论是场景,对话,还是心里描写等等都非常的独到,期待作者精彩的的下一篇。【军警社团编辑:天之鹰】
1 楼 文友: 2012-10-27 22:0 :5 非常喜欢李白的《侠客行》。
期待看到后面的内容。
回复1 楼 文友: 2012-10-28 07:00:22 呵呵,谢谢您的评价。又更了一章哈哈
回复1 楼 文友: 2012-10-28 07:00:28 呵呵,谢谢您的评价。又更了一章哈哈中风后遗症的危害
吃什么可以治疗腹泻
肠道感染吃立可安见效快吗
小儿小便黄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