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失控的规模现实的困境煤化工园区绝不能贪大

2018-10-13 02:34:51

白颐,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副院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2007年任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受国家工信部委托2010年担任石油和化学工业“十二五”规划编制负责人,2014年担任石油和化学工业“十三五”规划编制负责人。长期从事大型石化和化工项目研究;承担企业、园区规划编制工作;负责石化、煤化工、盐化工、精细化工和化工新材料等行业发展研究和重点项目的评估工作,并担任项目总负责人和总审定人。1996年获得化工系统首批跨世纪拔尖人才;2004年获得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称号;2011年被评为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勘察设计(规划)大师。

2008年9月14日,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工作的指导意见》(安委办〔2008〕26号)明确规定,从2010年起,新的化工建设项目必须进入产业集中区或化工园区,逐步推动现有化工企业进区入园。自此,园区成为国内化工产业发展的载体,园区化也成为化工发展的重要指标。包括很多煤化工项目,从设立伊始就面临进区入园的要求。

2015年12月22日,环境保护部办公厅印发《现代煤化工建设项目环境准入条件(试行)》,其中明确规定,现代煤化工项目应在产业园区布设,并符合园区规划及规划环评要求。项目应与居民区或城市规划的居住用地保持一定缓冲距离。那么,历经“十二五”的发展,煤化工园区化的进程如何?“十三五”煤化工园区的发展又将如何推进?带着疑问,记者走访了长期从事园区规划编制工作的业内专家、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副院长、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勘察设计(规划)大师白颐。

失控的规模

根据中国石化联合会2016年4月发布的《现代煤化工“十三五”发展指南》介绍,我国现代煤化工产业发展的园区化、基地化格局初步形成,已经初具规模的煤化工基地主要有鄂尔多斯煤化工基地、宁东能源化工基地、陕北煤化工基地以及新疆的准东、伊犁等煤化工基地。

而根据中国石化联合会化工园区工作委员会所做的一次全国性调研统计,截至2014年底,全国重点化工园区或以石油和化工为主导产业的工业园区共有381家,矿产资源型园区占全国化工园区总数的38.8%,产值贡献比重为22%。其中煤化工型园区的发展尤为迅猛,以陕西榆神工业园区、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内蒙古大路煤化工基地为代表中西部大型煤化工园区共108家,占我国矿产资源型园区的比重达到72%。

截至2015年底,全国重点化工园区或以石油和化工为主导产业的工业园区总数攀升至502家。但目前全国共有多少个煤化工园区,相关部门并没有统计。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大多数园区仍处于项目招商和建设阶段。

上一页123下一页

白颐认为,化学工业园区是国家或地区政府通过行政或市场化等多种手段,划出一块区域,制定长期和短期发展规划和政策,建设和完善适于化学工业企业进驻和发展的各种环境,聚集大量企业或产业,使之成为产业集约化程度高、产业特色鲜明、集群优势明显、功能布局完整的现代化产业分工协作区和实施工业化的有效载体。而具体到煤化工园区,应该更多地体现煤化工产业所需要的专业性功能特征,做到项目进园后能直接以煤化工产业作为核心去建设经营。也就是说,关于煤化工项目需要的配套设施,包括与社会功能相结合的环境、安全等问题,都应该由园区统一考虑。

但白颐坦言,就目前情况看,那些已具规模的煤化工基地面积及规模均偏大,园区的专业功能尚不到位,每个项目呈现各自一体,园区仅是个区域概念,实际是煤化工项目聚集地,距离成熟的化学工业园区还有差距。

那么,真的没有一个煤化工园区达到要求吗?针对记者的疑问,白颐说,园区都在努力,有的煤化工园区已做了大量的工作,水平有了较大提高。但若以实现化工园区所需要的5个一体化(原料产品项目一体化、物流信息传输一体化、公用工程环保一体化、安全消防应急一体化、管理服务金融一体化)、各方面完成统一配置、专业化功能全部到位来衡量,还没有一个煤化工园区能达到标准和规范。

“现在园区功能化的进程比较慢,这跟两个因素有关系。一方面是地区发展条件,另一方面是煤化工产业体量过大。从地区发展的角度看,因为煤化工园区是所有化工园区里要求比较高的,而恰恰煤化工大都布局在非沿海的西部地区,在这些地区化工园区建设起步较晚,专业园区的建设方案和推进速度都与沿海园区有差异。”

谈到煤化工的体量对园区化的影响,白颐认为,“现在煤化工园区都太大,园区的体量规划得越大,想实现一体化的难度也就越大。”

记者就此查阅了媒体报道过的部分园区发展规划。宁夏宁东能源化工基地规划总面积284平方公里,其中煤化工项目区规划面积13.57平方公里;内蒙古大路煤化工基地规划控制面积230平方公里,规划建设面积87平方公里;内蒙古克什克腾煤化工循环经济园区总面积30平方公里;内蒙古鄂尔多斯圣圆煤化工基地总规划面积110.2平方公里,分为规划面积57平方公里的汇能工业项目区和53.2平方公里的乌兰木伦工业项目区;陕西榆神工业区清水工业园规划面积82.04平方公里;陕西渭北煤化工业园区总体规划面积36平方公里;新疆伊东工业园区规划建设用地总面积49.2平方公里,其中煤化工及配套产业规划建设用地总面积29.2平方公里;安徽淮南新型煤化工基地建设用地面积为30平方公里……

白颐告诉记者,很多园区动辄都是50~60平方公里的园区面积,基本没有小于20平方公里的园区,而这么大面积几乎是没有办法做园区功能一体化的。她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来阐述体量对园区的影响:“这就像是村子和现代化居民小区的区别。村子面积够大,每家要自己盖个院、打口井、修条路、拉电线,等等,想要统一来建设和做配套设施很难实现;而居民小区虽然面积小,但是很集中,便于形成良好的规划,不管是楼房、水电、道路都设计得很合理,连所有的配套设施都很完备,居民可以直接入住。这才与我们做煤化工园区的初衷吻合。园区就是要实现真正的功能化,让煤化工项目可以‘拎包入住’。当一个园区的体量合适,就可以合理地设置公用设施,做到功能集中,入园的项目避免了重复建设和不必要的投入。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园区功能还未到位,几个煤化工项目就扎堆建在了一起,各占一块地盘,形成了一个煤化工的‘村子’,很多项目都自建配套设施,这样的区域就很难再实现一体化了。”

那么,多大的体量适合煤化工园区?“煤化工园区绝不能贪大,要想建设一个成功的煤化工园区,面积在10~20平方公里是比较合适的。”白颐明确地说。

现实的困境

当记者问及煤化工园区比其他化工园区要求高在哪儿时,白颐的答案是:两个难点,一是废水,一是运输。

“煤化工项目必须临近煤炭资源,且煤化工用水多。而我国的现实情况是,西部有煤的地方恰恰缺水。同时煤化工要排废水废气废渣,而有煤的西部地区环境极为脆弱,对排放的要求十分苛刻。再加上西部与东部的目标市场距离远,运量大,运输相对来讲就成了西部煤化工园区的成本制约。”列出了种种现实不利的情况后,白颐说:“在如此苛刻的条件下还是要求发展,那就必须面对和解决这些问题。”

技术上的限制让园区的废水零排放遭遇瓶颈。“园区要统一处理废水,而所有内陆要求污水不能往外排的园区,就都有结晶盐危险固废(简称危废)的问题。这也不仅是煤化工的问题,更是整个化工行业的问题。”白颐说。

煤化工废水中结晶出来的杂盐因其中含有机物及微量重金属而被划定为危废。根据国家废水零排放的要求,杂盐应全部得到利用或安全处理。但据记者了解,目前国内煤化工项目还没有成功的杂盐提纯工业化技术实践范例。

白颐告诉记者,园区现在提出的解决方案就是建危废处理中心。而这需要省(自治区)批准才能建。再说危废处理中心的建设更需要达到环保要求。而且目前每个省都只有一个危废处理厂,建设过多的危废处理项目并不可行。

据记者了解,目前大型煤化工园区对杂盐的处理主要有这样两种途径:自建危废集中处理装置或引入社会第三方危废处理公司。中国石化新疆能源化工有限公司80亿方/年煤制天然气项目,由于项目区距离乌鲁木齐市危废处置中心较远,且所处园区内目前尚无可依托的危废处理工程,因此煤制气项目产生的危废必须由企业自行处理,园区管理部门已同意该公司在园区内自建危废处理工程;鄂尔多斯大路煤化工基地则以特许经营的方式将危废委托给北控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处置。

对此,白颐认为,煤化工杂盐的解决办法,还是要靠结晶盐资源化利用技术的突破。

“运输半径也是个重要问题。”白颐对煤化工产品运输有着自己的认识,“我们搞煤化工的初衷,是希望借助煤化工能利用煤炭资源的优势来弥补我国西部地区一些石油化工的空白,解决局部市场产品分布不均匀的问题。因此,应该以运输半径内的市场情况为考量来确定产品方案。具体来说,液体产品不适合远距离运输,市场半径比较小;对固体产品来说,运输不是障碍,但运输成本太高就会失去搞煤化工的意义。比如,把新疆的煤化工产品运到华东市场,意义就减少了一半。尤其是煤炭产地通过陆地运输的固体产品,不应该把目标市场定位在华东和华南地区。”

白颐表示,关于运输半径过远将会影响产品竞争力的问题,一定要予以重视,否则会对将来的生产经营带来影响。比如说,有的地区同期推进的煤制烯烃下游产品方案都太雷同,导致局部区域同类产品产量太大,当地市场根本消化不了这么多,一定要远距离甚至超远距离外销,肯定要承担很高的运输成本。对于目前正在实施的项目,应该向差异化、多样化,向高端产品、特种产品等方向调整。

上一页123下一页

白颐认为,对煤化工园区来说,还有一个问题比较普遍——公用工程配套和装置配套不同期的问题。“一般情况下,园区是一边招商一边根据项目情况来推进公用工程建设。但每个园区里的项目都在往前推进,还拿不准哪个快哪个慢,就会出现园区承诺的服务不到位的情况。有的煤化工项目都已经建成了,可园区的公用工程还没完工。我认为,这种艰难的磨合是煤化工园区必经的过程,这种不到位可能是因为技术上还没突破或者是投资不到位。”

“从发展的角度看,煤化工园区的建设还在路上,中间过程会有不到位的情况。由于各个项目的推进进程仍有不确定性,地方政府也比较难把握建设进度,但再难也要摸索着往这个方向去努力。”白颐说。

在建设进度掌控上,白颐建议:编制园区发展规划一定要制定分期实施的方案,尤其是公用和辅助设施;根据招商进展和项目推进情况,适时进行园区规划修编或调整;在拟入驻项目的前期工作阶段,园区应及时了解和对接项目方案中有关公用和配套设施内容;园区管理机构应配置有关的专业人员,在各阶段及时与项目主体协商对接。

发展的原则

记者问,现在建设煤化工园区是不是有些晚?白颐的回答是:现在仍然是煤化工园区发展的时期,但是结合宏观经济环境和国际低碳资源的发展,以及原油价格和天然气价格走势,现在建设煤化工园区更应该突出科学推进的原则,在保证具有竞争力的前提下,体现宜煤则煤、宜醇则醇、宜油则油、宜气则气、宜化则化。

首先,要明确园区是个市场概念。“煤化工园区的运营是市场经济行为。”白颐提醒说,“哪个企业都愿意去条件较成熟的地区发展。入园企业越多,园区建设就越容易推进,这是个互相促进的问题。因此,绝不能忽视园区功能不到位的问题。园区的功能越不到位,整个园区的运行效率会越低,对招商就越没有好处。”

据了解,目前煤化工园区都是管委会在对外招商。对此,白颐认为,一个成熟的园区终应该是一种企业运行模式,而作为政府派驻机构,管委会应只负责监管。应建立专业的园区开发公司。在煤化工园区这个“居民小区”中,开发公司不只是“开发商”的角色,还是“物业公司”,为“居民”入园企业提供服务。这种服务越到位,“居民”才能“居住”得越好。

其次,不能贪大,要以规划环评定体量。白颐认为,一个煤化工园区的布局与规模对其未来的发展影响很大,必须规划先行。

她提出,在布局上必须满足4个原则:一是靠近煤炭资源地,并且有水资源的保障条件;二是具备外部物流条件。园区内部物流尽量通过管输、皮带输来完成,原料煤炭应直接从煤矿通过皮带机输送到园区,而产品应主要依靠铁路专用线,少量液体产品可以走汽运;三是要有大的环境容量;四是距离城市要有足够的安全距离。

在达到上述基本条件后,还必须进行规划环评与园区安全评价。园区应先结合自身实际实行统一规划、分步分区域实施,将园区真正做到模块化顶层设计,再开展招商,进园区时必须有门槛。现在的情况是,园区招商时往往超过自己的规划,多多益善,放开了招,这并不利于园区的真正运转。同时,在规划阶段就要考虑产业链和产品链的耦合、链接,以限度拉长产业链,降低物流成本,实现污染物的集中处理。

,园区管理要瞄准5个一体化,从物料流、储运流、能量流、危废流、资金流几个方面限度地发挥园区的集群化发展优势。“根据煤化工园区的现状,想做好这5个一体化是很难的。但是,目标必须明确,方向一定要看准。”

白颐说:“总结以往的经验教训,今后煤化工产业发展要更多的追求质量进步,而不是数量的增加。每个项目都要体现发展的特色,每个阶段都应有进步和提升的目标,不应重复和大规模克隆式的发展。煤化工园区也如此。”

上一页123下一页

汰渍洗衣粉
皖投万科产融中心户型图-合肥
厦门语音IC
汰渍洗衣服
皖投万科产融中心90-120㎡户型图-合肥
福建户外用品
汰渍去污笔
皖投万科产融中心120-140㎡户型图-合肥
户外用品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