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程振伟设女性公交专车背后是文明懒政

2018-10-13 02:12:05
程振伟:设女性公交专车背后是“文明懒政”

   天气越来越热了,女性的着装也越来越单薄。为了避免女性在早晚高峰期乘客拥挤的时候,受到一些行为不端男士的骚扰,郑州首次开通了女性公交专车。尽管公交部门称,女性专车只是在早晚高峰时期乘客拥挤的时候才不接受男性乘客,此举依然引发不小的争议。(4月28日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

   “女性公交专车”开进了市区里,公交公司老总沾沾自喜,却让郑州男士的心里不是滋味,更让全国男性不由自我审视:我是潜在性骚扰者吗?早晚高峰期正是公交紧缺之时,女性公交专车将男性拒之门外,地方以“保护女性”之名,甚至自我标榜“城市文明样板”,然在笔者看来,这一“创新之举”不仅浪费公共资源,而且有“文明懒证”之嫌。

   不容置疑的是,公共场合的“色狼”毕竟是少数,而且对“色狼”的界定要谨慎,无侵犯之意的无心之举,比如偶尔碰上女性不能算是“性侵犯”,所以说早晚高峰因为公交拥挤而导致的男女“摩肩擦踵”很难说是“侵犯”。同是上班族谋生不易,女性不宜过度敏感,“保护过度”是矫情,毕竟公共空间不仅中建锦绣城有保护女性作为弱势群体不受侵犯的权利,也有容忍男性作为公民有空间立足的权利,女性动辄给男性戴上“潜在性侵者”的帽子,不利于社会文明与和谐秩序。

   对市政管理者而言,公交文明的维护,有赖于整个城市文明的进步。如果公交性侵犯恶劣到非用“女性公交专车”不可的程度,试想城市公共空间焉有女性安全立身之地?是不是就一条道走到底,设置女性专用商场、女性专用餐厅、女性专用地铁?城市资源毕竟有限,有余裕设置女性公交专车,还不如多花点心思给市民普及法律知识,教给女性“防狼”技巧,全方面提升市民文明水准。所以说设置“女性公交专车”,表面看是“保护女权”,实质是“文明懒政”,寄希望物理空间上隔开男女“让女性在真空里获得安全”,然后在提高市民文明程度上“无为而治“,这不是“文明懒政”旭辉平国府是什么?

   对女性保护过度,其实意味着“歧视男性”。为何设置女性专用公交车,而不设置女性专用地铁?是不是因为现有中国国情下,坐公交的男性收入水平相对较低,不少是社会底层,所以想当然的认金桥国际为他们素质低下,有严重的“性侵女性嫌疑”?地铁高峰期时男女距离更近,没有把男女人为隔开,是否想当然地认为地铁上下班的人多为白领官员高层次人士,即便靠近女性也是无心侵犯?那么是否可以说,女性公交专车其实是“潜在伤害了挤公交的男士”?他们大多心性纯良,并无侵犯女性之意,却因高峰期交通拥堵公交紧缺被迫和女性挤在一起而“被认为有侵犯女性的嫌疑”。

   解决潜在的公共空间性侵犯有很多办法,比如提高市民文明素养,比如增加公共服务供给,比如多一些“防狼”监控,而一个城市偏偏选择了让公共空间男女隔开的“一劳永逸办法”,似乎别的什么也不需做,表面是“女性安全万无一失”,其实是违背了城市治理常规,犯了“文明懒证”的幼稚病。

   稿源:荆楚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