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贾政暴打贾宝玉事件溯源

2018-10-13 02:37:30
风语红楼之一千零二十五 风之子原创 每每在我孤单彷徨的时候,总有莫名的暖流传递给我。今天早上看着那一条条温暖的留言,总会让我莫名的感动。虽然远隔千山万水,却能感觉到你们抚我后背的柔软。 整个贾宝玉被暴打几乎致残致死的事件,如果细细返本还源,却会现,责任其实在他老爹老妈身上,怎么讲呢? 首先,贾宝玉之所以能够和北静王、冯紫英、蒋玉菡之流交往,全拜贾政所赐。 我们看贾宝玉的社交生活,在第十四回之前,是没有的,不是没有,其实是贾政看管的紧,不允许贾宝玉到处乱串。第十四回,有这样的字: 那宝玉素日就曾听得父兄亲友人等说闲话时,赞水溶是个贤王,且生得才貌双全,风流潇洒,每不以官俗国体所缚。每思相会,只是父亲拘束严密,无由得会,今见反来叫他,是欢喜。 看到没?贾宝玉就是和北静王这样的人物交往,贾政也控制得很严,况他人哉? 而贾宝玉的社交,或者说作为一个贵族公子哥儿的社交,其实是从第十五回见到北静王水溶开始的。原如下: 水溶见他语言清楚,谈吐有致,一面又向贾政笑道:“令郎真乃龙驹凤雏,非王在世翁前唐突,将来‘雏凤清于老凤声’,未可量也。”贾政忙陪笑道:“犬子岂敢谬承金奖。赖蕃郡余祯,果如是言,亦荫生辈之幸矣。”水溶又道:“只是一件,令郎如是资质,想老太夫人,夫人辈然钟爱极矣,但吾辈后生,甚不宜钟溺,钟溺则未免荒失学。昔王曾蹈此辙,想令郎亦未必不如是也。若令郎在难以用功,不妨常到寒第。王虽不才,却多蒙离婚纠纷变成刑事案件海上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目。是以寒第高人颇聚。令郎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贾政忙躬身答应。 这段话,其实表明的是,贾宝玉的正式的社交生活,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是北静王觉得应该让贾宝玉参与贵族社交生活得到锻炼了,贾政才答应的。果然,其后,贾宝玉的社交生活才渐次现,也才了个因为冯紫英的邀请,和蒋玉菡的一面之缘以及汗巾互赠。直到被暴打之前,不是还陪着贾政会见了贾雨村吗? 这个问题说起来,其实也是贾政允许的,只是贾宝玉言行不慎,才惹了麻烦,给忠顺亲王以口实,上门兴师问罪。 但是,即使在此时,贾宝玉与忠顺亲王驾前之人蒋玉菡交往,惹恼了和贾府不是一路人素无交往的忠顺亲王,贾政又惊又怒,但也依然没有要暴打贾宝玉的意思的。原如下: 贾政此时气的目瞪口歪,一面送那长史官,一面回头命宝玉“不许动!回来有话问你!”一直送那官员去了。 看见没?贾政虽然生气,但是此时还没有暴打贾宝玉的意思。为什么? 1.忠顺亲王和贾府本就不是一路人,贾府和义忠亲王老千岁,和北静郡王,和南郡王,和冯紫英是一路人,这路人素来和忠顺亲王就不对路,所谓“素日并不和忠顺府来往”。本不是一路人,既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关系再僵到哪里,也不会没有这件事而改怀孕离婚协议书怎么写善到哪里,贾府和忠顺亲王,那是政见不同的政敌,他们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贾政作为官中人,政治老手,深深的知道这一点; 2.贾宝玉作为一个年轻不谙世事的公子,初涉社交圈,不知道其中盘根错节的关系,吃一堑假离婚法律后果是什么是正常的,只要教导了训斥了改正了,以后长一智就可以了。 所以,贾政此时,因为之前贾宝玉会见贾雨村的时候表现不佳,再因为蒋玉菡这件事,肯定是恼怒的,但这种恼怒,还在可控范围,贾政还没有暴打贾宝玉的意思。 其次,金钏事件的生,责任全在王夫人。 这个我早就说过,贾宝玉和金钏调的时候,王夫人并没有睡着,如果王夫人有心成全两人,要制止这种事,太简单了,贾宝玉一进来或者才和金钏一说话,睁开眼睛就是了,一切都不会生了。可是,王夫人不是这样,非要装睡听儿子和心腹丫鬟调,抓个正着,不顾金钏撵去就是死路一条的哀求,一巴掌把金钏打去,导致金钏的投井身亡,也才会有贾环的谣言四起,在贾政面前告状。直到这个时候,贾政才怒不可遏,决定打死贾宝玉的。原如下: 贾环见了他父亲,唬的骨软筋酥,忙低头站住。贾政便问:“你跑什么?带着你的那些人都不管你,不知往那里逛去,由你野马一般!”喝令叫跟上学的人来。贾环见他父亲盛怒,便乘机说道:“方才原不曾跑,只因从那井边一过,那井里淹死了一个丫头,我看见人头这样大,身子这样粗,泡的实在可怕,所以才赶着跑了过来。”贾政听了惊疑,问道:“好端端的,谁去跳井?我从无这样事,祖宗以来,皆是宽柔以待下人。----大约我年于务疏懒,然执事人操克夺之权,致使生这暴殄轻生的祸患。若外人知道,祖宗颜面何在!”喝令快叫贾琏,赖大,来兴。厮们答应了一声,方欲叫去,贾环忙上前拉住贾政的袍襟,贴膝跪下道:“父亲不用生气。此事除太太房里的人,别人一点也不知道。我听见我母亲说……”说到这里,便回头四顾一看。贾政知意,将眼一看众厮,厮们明白,都往两边后面退去。贾环便悄悄说道:“我母亲告诉我说,宝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着太太的丫头金钏儿强奸不遂,打了一顿。那金钏儿便气投井死了。”话未说完,把个贾政气的面如金纸,大喝“快拿宝玉来!”一面说一面便往里边书房里去,喝令“今日再有人劝我,我把这冠带私一应交与他与宝玉过去!我免不得做个罪人,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了,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众门客仆从见贾政这个形景,便知又是为宝玉了,一个个都是啖指咬舌,连忙退。那贾政喘吁吁直挺挺坐在椅子上,满面泪痕,一叠声“拿宝玉!拿大棍!拿索子捆上!把各门都关上!有人传信往里头去,立打死!” 试想,如果王夫人处置得当,金钏怎么会死?赵姨娘和贾环又怎么能够得到口实诬告贾宝玉呢?王夫人又怎会在贾政面前说岂不是有意绝我的话来呢?说来说去,王夫人也是NOZUO NO DIE啊。造成贾宝玉几乎被暴打致死的危机的,其实就是这位母亲大人。 好了,事的缘起,竟然如此蹊跷,如此滑稽,导致贾宝玉险些被暴打致死的,追根溯源,其实是他的父母,一个允许贾宝玉社交却疏于管教,闯下大祸,之前严防死守不允许,后来门洞大开不管不问,两种法都是走极端。一个处置儿子的感生活不当导致丫鬟惨死,如果说贾政的教育还可以解,过失还可以纠正的话,那么,王夫人的教育方式,就是典型的简单粗暴了。难怪,贾政和王夫人抚育孩子,贾母一个也看不上,要亲抚养呢,不是贾母,那来的贾元春,那来的贾宝玉,又那来的后来大气美丽的林黛玉呢? 贾母和贾政王夫人夫妇,智慧和手段,高下见矣。 公告: 拙作风语红楼——风之子解读红楼梦系列1已于2014年9月由知识权版社版行,各大书店和网店上有,敬请关注。当当购书链接: 扫二维码,关注风语红楼:[url=http://kj.sckjhlun.net]塔城科技网[/url]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