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星辰之主全文阅读

2019/06/21 来源:杭州信息港

导读

  “这就是那什么里世界的大人物吧,比不了,比不起……果然,小人物还是一点一点地搭起地基,建成‘庇护所’更现实一些。”&

  “这就是那什么里世界的大人物吧,比不了,比不起……果然,小人物还是一点一点地搭起地基,建成‘庇护所’更现实一些。”  相较于大泽教团的反复无常,“老手”对眼前光怪陆离的情境,倒是有更强的抵抗力。心中微微波动之后,又恢复了平衡,纯以欣赏和增长见识的心态,去看莫先生规划的精妙结构。  他看到,“外骨骼”骨架因屡次加工而形成的暗红色泽,变得更加浓郁,似乎是泛了光,仿佛是骨材内部的髓质化为流体,穿过“外骨骼”各个连结点,节节贯通,显然已经激发了内蕴的“畸变特质”。  “老手”对自己的作品最是熟悉,一眼就看出加工骨材的状态。精加工的同时,保留畸变特质的活性,本就是这套工艺的核心,也是最具价值的一部分。  一般而言,这种预留的畸变特质是作为“兴奋剂”而存在,短时间激发使用者的潜能,爆发出超常的力量,随后就要承担相应的风险。  灵魂教团的那位“矿工老弟”,有一半是死在了这上面。  可畸变特质这玩意儿,普遍是要经过血肉渗透感染发生作用的,单纯激发意义不大。而莫先生这里,倒像是把它当成了某种“燃料”。  至于点燃它的第一把火……  莫先生深度控制的有规律的呼吸,以及有些膨胀的肌体轮廓,与之形成了明显的是因果关系。  “老手”判断,是莫先生激发的肉身力量,给予了骨架以驱动力,使之内蕴的畸变特质“点火”,在专门设计的结构中流转变化,再向更外层输出。  内层、中层……接着就是外层。  那些由投影功能呈现的虚幻光影符号,似乎也变成了实质的存在。从内层、中层一路传导出来的能量注入其中,循着规划的结构流动不休,且有秩序地逐渐晕散,使最外层三维投影结构变得越来越复杂!  “老手”看得有些眼花,不自觉眨眨眼睛,而等瞳孔再次聚焦的时候,眼前的情境,变得更荒诞了些。  最外围的复杂投影符号和结构,渐渐变得模糊,更确切地讲,模糊掉的是它们与周边空间的边界。好似某种“淡出”效果,让投影出来的三维结构,自最外边缘处,一层层地淡化消失。  能量传导“由内而外”,淡化消失则“由外而内”。方向截然相反的变化过程,也不知是体现了什么逻辑。  这时候最惹眼的,反倒变成了中间层次的“外骨骼”骨架。  这东西似乎也感受到了两种变化过程的矛盾,又仿佛是受到了无形力量的挤压,原本相对稳固的物理形态,也开始扭曲、振动、摆荡,而且幅度迅速变大……  “哎呦!”  “老手”失声叫了起来,他看到套在莫先生身上的骨架,正反向挤压莫先生的身躯,只是受限于保护性结构,以毫厘之差错过。  他的名声和老脸,也是差点儿就崩掉了。  在瞬间的变故中,关节位置低哑艰涩的摩擦声,让人怀疑它随时可能自我崩溃掉。此时的“外骨骼”,简直就是一只失控的骨妖!  可也就是一两秒钟的时间内,这头“失控骨妖”的外围边角处,进入了“淡出”的效果区域。  没有任何“特权”,由“牛鬼”骨材一点点加工炼制而起的“外骨骼”,就与那些投影符号结构一样,逐分逐毫淡去、消失  “外骨骼”还在挣扎扭曲,但这个诡异的效果过程却是不可逆的。  淡化、擦除、消去……刚才一系列的展示和动作,仿佛是某种特殊的仪式,让价值不菲的“外骨骼”骨架,实现了由实到虚的转变,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的是彻底消失,连个渣子都没剩下。  就在“老手”几乎以为,连莫先生都要被“淡出”的时候,纷乱诡谲的情境戛然而止。  莫先生长长吐出一口气,额头鬓角已有汗迹,显然刚才一段时间,很消耗他的体力精力。  “不错,基本符合要求。”  “……”  “老手”罕见地有些呆滞,直到莫先生开口唤他回神:“守师傅,里面还要有些小改动……”  “老手”如梦方醒,话说他也是头回看到莫先生的实力,要从“残障人士”的第一印象,跳转到这个频道,还真有些困难。所以他下意识多问了一问:  “你刚才,在做什么?”  “以绝对性仿造相对性,以完美去模拟不完美。”  “嘎?”  “哦,我的意思是,我需要进入一种绝对的、完美的状态,但目前的境界又达不到,只能借助外物和相应的设计,次第放大提升,以争取在有限领域内实现目标……守师傅你制作的‘外骨骼’基本符合我的要求,就是设计上、工艺上要有微调。”  “工艺上的事,就不算微调了吧。”  “老手”好不容易定下心神,说话就事论事,却莫名有些心虚:  莫先生所展示出来的实力,远超出估计上限,难道这是一个迟来的下马威?对投资生意进度迟滞的警告?  “老手”都忍不住翻腾起小人之心,莫先生却比想象中更好讲话:“工艺上,我会再请教一个朋友,具体建议回头发给你。不过这期间,守师傅你们要多准备一些原料。”  这是应有之意,老手顺口问:“准备多少?”  “照已经成型的作品看,怎么也要十套二十套吧。”  “你准备武装一个中队?”  “它们是易耗品。”  “……”回忆“外骨骼”骨架消失前的扭曲模样,老手轻而易举就相信了。  还想再问细节要求,却见莫先生面色一肃,注意力偏移,似乎是接通了某通讯,嘴里含糊道了声:  “……姐。”  半秒钟后又道:“嗯,方便的。”  话是怎么说,视线却自觉不自觉地往“老手”这边一瞥。后者是有眼色的,也不多说,点点头便迅速转身出门,免得大家都尴尬。  不过临出门时,“老手”还是听到了莫先生放大的声音:  “阅音姐,你说。”  

金昌最好的医院治牛皮癣
上饶最好的牛皮癣医院
郑州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