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丈夫的遗物

2018-09-15 10:36:27

她仰着头,泪水盈盈的双眼呆呆地望着墙上黑框的大照片,她想看清丈夫的遗容,可怎么也看不清,眼里只是一个黑糊糊的大方块。

丈夫走得太突然,毫无思想准备的她已经哭了三天,谁也劝不住。

人们请来了朱老,朱老不仅是一院之长,也是这对恩爱夫妻当年的老师和证婚人。

朱老一句安慰话也没有,在她旁边的沙发上默默坐着,坐了好大一会儿才轻言慢语地说:“普林斯顿的正式邀请函到了,小柳,你抓紧时间准备一下吧!”

她的目光次离开了丈夫的遗照,转过脸,望着朱老的满头白发:“朱老,我……”

朱老看着墙上的大照片,轻轻打断她说:“除了你,还有谁?”

朱老说完就走了。

邀请函、报告会、普林斯顿……几天来被她忘干净了的这些字眼渐渐在她眼前跳动起来……

当天晚上她开始清理丈夫留下的资料,读中学的女儿在一旁默默地帮助她。

忽然,她呆住了!

在丈夫专用的那只大抽屉层的一个布纹面的大笔记本里,她看见了一张年轻姑娘的照片!

照片不大,她怎么也看不清那姑娘的眉眼。

但她能看出那姑娘很年轻,很漂亮。

她的脑子忽然间一片空白!

天哪!丈夫居然还另有所爱!

而我,居然一点儿也没有察觉!

她紧紧捏着那张照片,浑身颤抖……

正按她的指导做目录登记的女儿这时抬起了头,她想问母亲一个问题,可是她发现母亲的神态突然间变得十分怪异,那张美丽的、因为悲哭过度和睡眠不足而缺乏血色的脸此刻更加惨白。

女儿轻轻地喊了一声:“妈!”

她呆呆地看着那张照片,什么也没有听见。

女儿站起来,走过去,又轻轻地喊了一声:“妈!”

她抬眼看看女儿,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女儿害怕地看着她:“妈,你……你怎么了?”

她哈哈大笑着抖抖手中的照片:“你看看这是谁?你看看这是谁?”

女儿拿过照片看了看,不解地说:“妈,这不是你送给爸爸的照片吗?后面还有你的亲笔签名。”

啊?她怔住了。

日本学生服
东莞电脑显示卡
瑞嘉苑二期90-120㎡户型图-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