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大宗商品坏时刻可能远去

2019/05/21 来源:杭州信息港

导读

大宗商品坏时刻可能远去□本报 王超新年交易日,沪深两市牛气十足,而大宗商品市场依然是“熊”霸天下。市场人士分析,本轮股市的上涨

大宗商品坏时刻可能远去

□本报 王超

新年交易日,沪深两市牛气十足,而大宗商品市场依然是“熊”霸天下。市场人士分析,本轮股市的上涨并非源于企业盈利好转的驱动,更多是对政策红利释放、资金面改善和市场信心修复的反映。而由于经济增速的放缓,大宗商品需求明显受到抑制,价格自然步入调整期。

展望未来,尽管股市很难再次回归熊市,但未来的拉动因素更多将基于基本面,甚至伴随着强烈的调整。大宗商品方面,除能化产业链品种外,坏的时候正在逐渐过去,部分紧平衡工业品如有色金属反弹动力。

股市与期市 冰火两重天

“商品市场依然我做主!”昨日,商品市场空头以行动再次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各商品期货品种全线跳水,化工品大幅走低,PTA(4688, -32.00, -0.68%)触及六年低位,纤维板再次封于跌停,油脂油料集体走软,豆粕(2866, 50.00, 1.78%)逼近三年低位。

而股市在2015年交易日大幅飙升,煤炭、有色、钢铁、石油等资源股轮番领涨,沪综指触及近五年半高位。IF1501合约高开后,在3600点附近震荡,临近午盘开始大幅拉升,终盘收于3671.4点,涨幅为2.56%。沪综指高开高走,盘中触及近五年半高位3369.28点,终报3350.52点,收高3.58%,为一个月来单日涨幅。

而在隔夜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上,在经历了惨淡的2014年后,2015年交易日继续探底。美元指数触及近九年高位91.087,伦铜跌至四年半低位6,218美元/吨,美豆连续第四日走低。油价创出五年半低位52.03美元/桶。

值得注意的是,纽约原油在2014年暴跌一半,创史上第二大年度跌幅,新年交易日继续创出新的五年半低位52.03美元/桶。逐渐逼近重要的50美元关口,2008年金融危机时油价跌至32.40美元/桶。“油价持续的探底让那些寄望新年出现反弹的投资者失望了,到底何处是底,恐怕没人知道。”有投资者说。

油价跌势难止,也令昨日国内期货市场上化工品沦为跌幅的板块。PTA主力合约小幅低开后随着空头的增仓大幅走低,期价接连跌破4800元、4700元两个关口,触及逾六年低位4662元,此后陷于震荡,尾盘收于4694元/吨,跌幅为3.65%。PP1505合约盘初大幅走软,经过短暂的整理之后,期价再次随着空头的增仓下滑,终盘收低3.74%,报7597元/吨。甲醇(1985, -75.00, -3.64%)缩量下行,收低2.38%,报2008元/吨。塑料(8330, -165.00, -1.94%)和PVC(5385, -65.00, -1.19%)也分别录得1.94%和1.19%的跌幅。

相关人士表示,美元飙升和中国制造业数据疲软成为近期大宗商品低迷的主要原因。“元旦假期休市期间,美元指数凌厉开局,再创近九年新高,令国内商品前路多艰。而全球制造业PMI大面积沦陷,同样令经济前景愈发堪忧。”有人士称,本周迎来关键的欧元区CPI、美联储纪要、英国央行决议、中国通胀数据以及万众期待的美国去年12月非农数据。大宗商品将迎来超级周的严峻考验。

商品市场坏的时候逐渐过去

“昨日走势对全年走势也有象征意义上的预示和指导作用。”展望今年走势,相关人士认为,股票市场可能运行于持续上涨的牛市行情,而商品市场则运行于区域性震荡整理走势,不排除部分板块和品种持续下跌的可能性。但也有观点认为,基于对经济形势的这种判断,除能源化工产业链品种外,商品市场坏的时候在逐渐过去,部分紧平衡工业品如有色金属有阶段性上行动力,而化工品受原油影响将仍不看好。

兴证期货高级研究员施海认为,从节后个交易日走势观察,包括股指期货和A股市场的金融市场展开单边涨势,而商品期货则震荡走弱,其主要原因在于,虽然两者受相同的宏观经济因素作用,但相对而言,前者金融属性、虚拟性较强,后者金融属性、虚拟性较弱,因此,前者受货币政策宽松预期较强,而后者受货币政策宽松预期较弱,直接导致股票市场走势强于商品市场。同时,股票市场资金沉淀规模、交易规模远远大于商品市场,投资投机氛围也远远强于商品市场,也直接导致股票市场走势较强,商品市场走势较弱。另外,股票市场受外盘影响较弱,商品市场受外盘市场影响较强,尤其受美元走强、原油和黄金走弱及国内商品产能过剩影响较重,导致股票市场走势较强,商品市场走势较弱。

五矿期货研究所所长王晨宇向表示,关于股票与商品走势的分化,应该注意到宏观经济环境的特殊背景,即2014年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增速——“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结构——“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动力——“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在这一背景下,A股全年涨幅超过50%,冠绝全球,是在中国经济明显下行的过程中实现的。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股票与商品的走势出现分化,本轮股市的上涨并不来源于企业盈利好转的驱动,而是更多反映了政策红利释放、资金面改善和市场信心的修复。而由于经济增速的放缓,明显抑制了大宗商品需求,使商品步入调整期,特别是以新开工和施工面积等指标为代表的房地产市场回落,使多数工业品上下游商品进入熊市,原油的连续暴跌也使能源化工品走弱。在供给相对稳定甚至部分出现增产的情况下,需求萎缩注定了商品的漫漫熊途,其他利空因素的共振使其雪上加霜。

对于后市的演绎,王晨宇认为,从市场预期看,目前市场一致预期今年股市继续向好,其逻辑是今年整体经济形势将继续调整,因此货币政策会维持宽松。但他对这种观点保持谨慎,房地产市场到了下半年有可能步入复苏,或者短暂企稳。加上去年整体房地产投资基数下滑,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就会减弱。因此今年看,经济可能存在上行风险,货币政策大幅放松预期可能无法兑现。所以,股市再次回到原来熊市的下跌通道很难,但下一阶段的拉动因素更大概率将基于基本面,或伴随强烈的调整。基于上述判断,他认为大宗商品坏的时候可能逐步远去,部分紧平衡工业品如有色金属有阶段性上行动力。当然,受原油下跌打击,能源化工产业链依然比较悲观。

自带显瘦效果的黑色毛衣,聪明女人早穿了
长鹰50获海事部门表彰
第三届金龙奖颁奖礼2月5日广州隆重揭幕
标签